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老牛cowboy | 24th Sep 2013 | 懷舊 | (14 Reads)

Picture

(一九六四年夏天母親與外祖父母遊肇慶鼎湖飛水潭)

一九八一年一月,母親到香港與分開三十年的父親團聚。母親曾說過,她與父親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不夠四年,晚年終於可以團聚,總算是了卻多年的心願。可惜好景不長,父親在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去世。母親定居香港後仍堅信可以靠自己的勞力掙錢,她在錶帶廠做工人、在上海菜館做清潔工、在粵菜酒樓賣點心,省吃儉用,幾年下來,攢下的錢可以給父親買下二十多年的住宅單位維修一番。我在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帶著小女兒到香港定居,母親才不再出外工作。一九九二年九月,我太太和大女兒也獲批准到香港定居,母親總算可以安享晚年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23rd Sep 2013 | 懷舊 | (11 Reads)

Picture

(一九四八年春,母親與姐姐哥哥攝於屋前)

五十年代中期,祖母去世,我們三姐弟就自然承擔起家務。哥哥上中學時喜歡學小提琴,母親節衣縮食買了一把二手小提琴給哥哥。後來國家經濟困難,糧食不夠吃,母親帶我們加入她所在機構的集體飯堂「搭食」,每週週末飯堂都搞「大餐」,用穀糠、禾草、蔗渣磨成粉做糕餅,加上熱氣騰騰的番薯、木薯,每人一大盤,足可以吃到飽。在香港的父親也托朋友幫忙定期郵寄麵粉、糖、油、花生、眉豆、豬油渣等回來,僑匯購物券也可以買到乾麵餅、糖果、餅乾、棉布和香皂等物品,總算渡過生活物資最缺乏的時期。一九六二年十月,哥哥因為腳底刺傷化膿,惡化為敗血症去世,母親痛不欲生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22nd Sep 2013 | 懷舊 | (10 Reads)

Picture

(題圖是攝於一九三三年六月的老照片。前排左四是母親)

清明是「思親節」,每年這個時節,都特別懷念母親,一個既堅強又溫柔、既傳統又通情達理、既嚴謹又慈愛、既平凡又偉大的女性。母親一九一四年一月初(農曆十二月十九日,屬牛)出生於家鄉新會那伏鄉教堂里村,七歲進省城廣州讀小學,一九三三年畢業於廣州市立師範學校高師部,一九三八年畢業於廣東國民大學教育系。曾任小學教師、廣東省財政廳科員,一九四九年後歷任小學教師、職工業餘學校教育行政人員,一九七二年退休,一九八二年定居香港,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去世,終年八十九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21st Sep 2013 | 懷舊 | (8 Reads)

Picture

(這是父親在我寄給他看的石印拓件上所作的批語)

為了多做一點工時、多攢一點酬勞,父親很少放假,幾乎全年都上班,幾年才回廣州一次。一九六四年九月,父親回廣州住了一個星期,母親把家裏收拾得整整齊齊、洗刷得乾乾淨淨,父親把家中珍藏的名家字畫找出來掛在牆上,和我畫的素描、油畫排在一起,在家中客廳、門前院子和樓頂天台花園取景,高高興興地拍幾張「全家福」照片。現在重看照片,才看得到高劍父、陳樹人、錢二南等名家的畫軸,這些珍貴物品在文革期間全毀掉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21st Sep 2013 | 懷舊 | (10 Reads)

Picture

(題圖是父親手抄的「楹聯墨跡」中的一副)

父親和母親的家就安在曲江鄉間的茅草房,後來建了一座松皮屋。不久,日軍飛機炸到曲江,父親隨機關繼續轉移,母親扶著纏足的祖母、揹著初生的姐姐,提著嬰兒尿布的包袱,跟著逃難人群冒雨在泥濘的山路逃命,由曲江走到老隆。大水沖垮了公路和橋樑,逃難的人群轉向粵贛邊境,直到警報解除後才回到曲江。後來,父親的上司奉調到平遠縣任縣長,要帶父親去擔任稅捐徵收處副主任,父親於是到了平遠任職,每星期六傍晚乘火車回曲江五里亭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20th Sep 2013 | 懷舊 | (15 Reads)

Picture

(題圖是父親的篆刻作品︰「願花長好愛月長圓」)

在我還是牙牙學語的孩提時代,父親就離開廣州到香港謀生;我長大後父親偶爾回廣州探親,我才見得著他。我與父親接觸甚少,關於父親的故事都是從母親口中聽來的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18th Sep 2013 | 懷舊 | (15 Reads)

Picture

(一九六四年九月,外祖父母與家人合攝於「樂園」牌匾前)

外公在省城做事多年,本來有點積蓄,但抗戰走難,顛沛流離,沒有收入,坐吃山空。和平後從澳門搬回廣州,最值錢的就是幾件逃難時也裝上船帶著走的酸枝傢俬,錢財身外物已消耗殆盡。抗戰前自住的樓房,逃難時被日本軍佔據作軍用,和平後國軍以為是「敵偽產業」,繼續佔為軍用房,外公外婆只能暫時寄居在同鄉家中。外公名下有一幅住宅地,但也無能力建房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17th Sep 2013 | 懷舊 | (9 Reads)

Picture

(一九六四年,海外親戚辦喜事,外祖父母在自己家中設家宴賀喜。圖中牆上中堂是康有為墨跡)

我的外祖父外祖母(外公外婆)是清末民初那個時代少見的思想開明派。外公的父親則是那個時代典型的重男輕女的封建遺老。外公的父親生了七個兒子,長子夭折,養活六個,我外公排行最小,他的五個兄長都在年輕時到美國謀生,寄錢回家鄉養妻活兒,外公就留在家鄉讀書及協助他父親打理田產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16th Sep 2013 | 懷舊 | (19 Reads)

Picture

(附圖是祖母與父母姐姐攝於戰時的曲江)

我在家中排行最小,祖母(奶奶,粵語叫「嫲嫲」)很疼我,拖著我到菜市場買菜時,總會順便買一隻大蕉,或者一串熟荸薺給我吃。我童年時代父親在香港,母親外出工作,祖母在家做飯及看管我們三姐弟。三年級那年上學期開學不久,有一天早上祖母如常早起準備早飯,突然在廚房門口跌倒了。母親驚醒了,立即叫街坊好友幫忙送去醫院搶救,可是祖母沒醒過來,我再也見不到祖母了。送祖母走完人生最後一程,長輩們才零零碎碎地告訴我關於祖母的故事。

 (閱讀全文)

老牛cowboy | 5th Sep 2013 | 一般 | (9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