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老牛cowboy | 10th Oct 2016 | 牛眼看人生 | (52 Reads)

Picture

看淡生死(牛眼看人生‧夕陽語絲之二)

一九七五年六月,住在祖屋樓下的外公在家裏中風昏迷,住在二樓的母親聽到外婆呼叫,立即到樓下,一面叫姐姐姐夫拖一部三輪車送外公去醫院搶救,一面親手清理外公的失禁衣物。外公搶救無效去世,處理好後事後,母親搬到樓下陪外婆住。外婆倒是身板硬朗,沒有病痛,也不需要吃血壓藥,有時有些咳嗽也只是服食「川貝枇杷露」便可痊癒,生活自理,連衣服也自己洗。

一九八一年一月,母親獲准到香港定居、與父親團聚,出境前一日在家裏召開家庭會議,由外婆確定將來財產如何處理。外婆說︰「我在這裏吃這裏住,這些酸枝家俬就留在這裏;我沒有財產,金器早就分給各人了;文革凍結的租金如果將來可以解凍發還,就分成四份,三個子女各一份,留一份我自己養老。」母親赴港定居後,我的小家陪外婆住,照顧外婆的起居。

Picture

母親眼見許多老人中風後半身不遂、需要旁人照顧,特別是看到一位舊同事,她丈夫六十出頭便中風,搶救醒後成了植物人,全身不能動,不能說話,只有嘴可以吃、眼珠可以轉動,日常生活都要有人看管照料,病人自己甚為痛苦又說不出,全家人為照顧病人都很辛苦。母親便對我們說︰「他日如果我中風,不要搶救;不要自己痛苦同時也讓身邊人都為自己痛苦,順其自然就好了。」

二零零一年五月,母親回廣州小住幾天,表妹帶她去行上下九步行街,母親突感不適,送到醫院,姐姐打電話告知我,我立即趕回廣州看望,待情況穩定,我帶母親返回香港。這年秋天,母親開始行走困難,十月十五日要到伊利沙白醫院覆診,我立即買了一張輪椅,陪母親乘出租車去醫院。

Picture

由於雙腳不聽使喚,晚上起床上廁所往往來不及便尿濕褲子,我買了一張便椅放在母親床邊,讓她可以不用走到廁所去;但後來還是趕不及,連床褥、被子都濕了。我和太太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替母親處理尿濕的床鋪和衣物,還要倒便盆、抺地板。母親對我太太說︰「你們一天忙到晚,還要多做許多事情,真是太難為你們了。人們常說『好仔不如好媳婦』,我有好仔又有好媳婦,夫復何求?」我太太說︰「人老了總會有病,照顧老人家是我們應份的事。」

母親一向喜歡種花,早年在廣州,爺爺在天台種了許多各種各樣的花,爺爺和奶奶去世後,母親一直視料理盆花為樂。天台的小花園有曇花、素馨、菊花、吊蘭、米仔蘭、玉繡球、麥冬、鳳仙、霸王花、柑橘等等。來港定居後,母親在窗前種了幾盆花。每年香港花展,我們都會陪母親去維園看花。二零零二年三月,我特意為母親包好紙尿褲,乘出租車去維園,坐著輪椅上欣賞精巧的花園設計、各種各樣的奇花異卉和看不完的花海,美滋滋地享受兩個小時,才坐出租車回家。

白天我們都上班,母親一個人在家,自己煮食也困難。我跟母親商量,可否住進離家最近的老人院,我每天下班都來看她、星期天回家住。母親答應了。我對母親說,先回廣州一趟,看看姐姐和表妹,回來才進老人院吧。回到廣州,姐姐和表妹都說,不如就留在廣州住,可以多幾個人照顧,母親便住下了。但住了幾天,姐姐和表妹知道,即使僱請傭人也難以照顧母親,非進老人院不可,便在廣州近郊同和找到一家當時環境最好的老人院,讓母親安頓。(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修訂)